当前位置: 主页 > 学习圆地 >

地理明师秘要论(上)

来源:于都杨公风水 黄麟小博士作者:江西于都杨筠松风2019-08-10 10:56

地理明师秘要论(上)

赖布衣风水研究院


(点击聆听,内容都在音频内)


地理辩

     易曰:“俯以察以地理。”察,则详于观视,谓非目力乎?彼道眼、法眼之称,都从察中生出耳。地理者,条理也,即文理脉络之理也。山脉细分缕析,莫不各有条理之可察。自罗盘之制成,方位之说立,以地理之理混为方位阴阳之理,故有格龙、格穴之语。使龙穴果用格而不用察,则真龙正穴,人皆易得而知之,又何古云“三年寻龙,十年定穴”哉!倘格龙须三季,格穴须十年,则是罗盘必一怪物,而用罗盘者必一憨人矣!山灵有知,自当为之耻笑。愚故谓方位阴阳之理,则用格而不用察,非格则方位之分辨,选择之趋避,莫由知矣。观卜氏云:“立向辨方,的以子午针为正。”其用格而不用察也。可知地理之理,则用察而不用格。非察则脉络之贯穿,龙穴之真情,无由见矣。观卜氏云:“留心四顾,相山也似相人。”其用察而不用格也可知。噫,倘觉此辩者,犹昧而弗觉,乌得谓之高明也哉!


地书正邪辨

    地理经书,有可读者,有不可读者。可读者,惟青乌经、葬书、雪心赋、倒杖篇、疑龙经、撼龙经、发微论、穴情赋、九星篇、八式歌、堪舆宝镜、趋庭经、堪舆管见,此皆地理正宗,不可不读也。不可读者,如天机,金篆,催官,玉尺,海角,青囊,天玉,玄珠等书。一系假名伪造,一系以伪传伪,此皆地理之邪说,断断不可读也。推而论之,凡言形势性情者,皆可读。凡言天星卦列者,皆不可读也。此读书又其次者也。欲习斯道者,先要明师登山,指点龙穴砂水,口传脉理真诀。次要熟识峦头,多看仙跡。稍有确見,然后读书,方为有益。否则是亦屋里先生,开卷了了,登山茫茫,焉能识山川之妙哉!所以,徒读地书,自作聪明,而反受假地之害者,举世皆然,曷可胜叹!昔人谓读书不如按图,按图不如登山,洵确论也。


峦头天星理气辩

    峦头者,山形也。形者,气之著。气者,形之微。气隐而难知,形显而易见。葬书云“地有吉气,土随而起”,此形之著于外者也。盖气吉则形必秀丽,端庄圆净;气凶则形必粗顽,欹斜破碎。以此验气,气何能逃?以此推理,理自可测,奚必泥方位之理气以为吉凶也!今术家咸谓“峦头为体,天星理气为用”,总由惑于方位之天心与方位阴阳五行之理气,故以体用分之耳。殊不知阴阳五行之理气,即寓于峦头之中,非峦头之外又有理气之说也。谢双湖云:“阴阳五行之理气,不可见而见于峦头之形,形即理气之著也。”故观峦头而理气可知。

    至于天星者,盖谓阴阳五行之气,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星之所临,地之所钟,上下相感而应。如下有将相之地,则上必有将相之星应之,非若方位家以亥为天皇,艮为天市之类也。使天星地理果如方位之说,则天文可以不仰观而知,地理可以不俯察而晓,虽今三尺之童,记纸上之陈言,据盘中之遗迹,亦可按图而索骥。呜呼,天文地理,岂若其易识哉!后之君子,当惕然猛醒,专心致志熟审峦头,毋惑乎方位之天星理气,执定罗经,非份追求,反失真地之吉,而受假地之凶也!王鹤泉云:“尝覆人家旧坟,见有亥龙入首扦丙向,艮龙入首扦丁向,天星理气却合而子孙大败者,只因峦头不好也。”朱文公“第一要紧看峦头,有了峦头穴可求,若是峦头不齐整,纵合天星也是浮”,诚有鉴于斯也。


形势辩

    观龙以势,察穴以形。势者,神之显也。形者,情之著也。非势无以见龙之神,非形无以察穴之情。故祖宗要有耸拔之势,落脉要有降下之势,出身要有屏障之势,过峡要有顿跌之势,行度要有起伏曲折之势,转身要有后撑前趋之势。或踊跃奔腾,若马之驰;或层级平铺,若水之波;有此势则为真龙,无此势则为假龙,虽有山脉行来,不过死梗荒岗,纵有穴形,必是花假,此一定之理也。审势之法,先要登高望之,次从龙身步之,再从左右观之,对面相之,则其真神显露之处,与其奔来止聚之所,自可得而知之矣。

    至于察形之法,当辨其圆、扁、曲、直、方、凹之六体,究其窝、钳、乳、突之四格,再以乘金、相水、穴土、印木之法证之,则穴情自难逃矣。何为“乘金”?盖五行中以圆为金,以曲为水,以直为木,凡有真穴,必有圆动处。窝钳之圆在顶,乳之圆在下,突之圆在中。若窝钳之中,更有乳突,乳突之上,复有窝靥,名曰“罗纹土宿”,即少阴少阳之穴也。乘若坐乘于圆晕动气之中也。何谓“相水”?盖有圆动可乘,左右必有微茫曲抱之水交揖于穴前小名堂内,即虾须蟹眼是也。相者,相定二水交合处而向之也。何谓“印水”?盖微茫水外,必有微微两股真沙直夹过穴前,方逼得微茫水合于小名堂水内,即蝉翼牛角是也。印者,有此水必印证于此沙,方为气止水交。若无此沙,则水泄气散,非真穴也。何谓“穴土”?盖有此三者,又须有五土四备裁脂切玉之土,方有生气。否则,外形与内气不相符合,亦非真穴也。穴者,如人身针灸之穴,一定于此而不可以易也。苟四征既具,中间必有暖气,即火也。此察穴之要法也。故地理之要,不外乎形势而已矣。今业此术者,多以方位星卦之虚谈视为精义,而于形势之实理反目为浅说,以致地理混淆,真伪莫辨,欲不误人而不可得,故辨明形势之理,以裨后学者得以趋向于正而无邪路之惑也。


龙脉方位辩

    《海角经》以艮巽兑为三吉,乾坤坎离震为五凶。《催官篇》以亥为天皇第一,艮丙巽辛兑丁为六秀。《玉尺经》以乾坤为二老,辰戌丑未为四库,贵人不临之乡,且为四暗金煞,来龙不可犯。然则,三吉六秀,至贵龙也;二老四库,五凶至贱龙也。诚以阴龙为贵,而阳龙为贱也。又何以丑未震属阴,而亦见弃,互相矛盾耶。

     今贵龙无论已,姑以贱龙言之。如广西吕氏茅潭山祖地,乾龙辰向,后出宰相,二子登用;钱塘茅氏三台山祖地,坤龙癸向,后出状元;福建林氏狮头山祖地,辰龙戌向,后出五尚书,科第连绵;铅山费氏祖地,辰龙戌向,后出状元;余姚谢氏祖地,戌龙辰向,后出宰相;歙县黄氏祖地,戌龙辰向,后出副宪世科;会稽陶氏篙尖祖地,丑龙丁向,后出会元;余姚谢氏祖地,未龙巽向,后出宰相、探花、会元。他如壬龙、子癸龙、乙龙、寅甲龙、午龙、申龙,具有名地可考,难以尽述。只如乾坤为二老,辰戌丑未为四库,而何以反出大贵耶?又查青田元勋刘氏祖地,庚酉龙入首,作辛山乙向;丰城世科李氏祖地,艮龙入首,作戌山辰向;兰溪世宦章氏祖地,坤申龙入首,作坤山艮向;吾乡廉宪徐氏祖地,戌龙入首,作乾山巽向,此乃阴龙阳向,阳龙阴向,是谓阴阳驳杂,又何以反出大贵耶?

     由此观之,可见二十四龙皆可葬,二十四向皆可向,不可以二十四方位阴阳分为龙脉之贵贱也。盖贵贱出于祖宗来龙,非出于方位阴阳也。且龙脉不过从亥方入首,即以亥名之,从乾方入手,即以乾名之,非因有二十四方位之名分,定有二十四方位龙脉也。故只可以二十四方位分辨龙脉之阴阳五行,以便于选择趋避,断不可以二十四方位分为龙脉之贵贱也。司马头陀云:“以方向别外气之符应则可,以方向定龙穴之真的则不可。盖龙穴既定,方向随之,非由方向以定龙穴也。”斯言诚足征已。


穴情方位辩

    《催官篇》、《玉尺经》皆言:阴龙为真气,阳龙为伪气。后人遵用二说,点穴只以罗经格之。是亥是艮,便谓气真为贵;是乾是寅,便谓气伪为贱。如来脉是亥艮,临结穴亥兼乾三分,艮兼寅三分,则扶起亥艮之阴,而放倒乾寅之阳。挨左挨右,以乘其气。或亥变为乾,壬艮变为丑寅,即乘亥艮真气扦之,截去乾壬丑寅之伪气;或亥脉到头铺阔,杂以乾壬;或艮脉到头铺阔,杂以丑寅,即提高就亥艮扦之,而弃其杂气。

     又有变通其说者,如亥艮之真气多,而乾壬丑寅之伪气少,则宜留真去伪,依亥艮扦之。若乾壬艮寅之伪气多,而艮亥之真气少,又宜从阳合阴,就乾壬丑寅扦之,不可贪亥艮之真,反致取祸也。

     又有不遵其说者,谓来脉阴多为真,入首阳少为伪,来脉阳多为真,入首阴少为伪,此真来伪落,穴其真者,初退久吉,穴其伪者,初发久凶。

     又谓来脉阴少为伪,入首阳多为真,来脉阳少为伪,入首阴多为真,此伪来真落,立穴唯乘入首之真甚吉。

     是皆以多少分真伪,不以阴阳分真伪。总之,皆谬说也!盖天地间,一阴一阳之谓道,故孤阳不生,独阴不成,生物必要合阴阳。果如前说,以阴为真,以阳为伪,只用真弃伪,则是阴可有而阳可无,纵天地合而复开,亦断断无是理矣!

     即以其说推之,如冈龙来脉,尚有形迹之可格,分其阴阳多寡,若茫茫迥野,一片铺毡展席,淼淼平湖,一望无形无影,将何处格起,以分其阴阳多寡,以辨其穴之真伪贵贱耶?毋乃执而不通,是术之穷乎?且脉气止聚之处,自有一定穴情而不可易,岂可依方位阴阳多寡而挪移变迁者乎?愚故谓穴之真伪贵贱,在于来龙。龙之真伪贵贱,在于祖山。以祖宗证龙,以龙证穴,万无一失。断不可以方位阴阳多寡辨其穴之真伪贵贱也!郭景纯云:“葬者,乘生气也。”其生气者何在?正朱子所谓阴阳五行之气化生万物者是也。由此观之,则阴真阳伪之谬,昭然可见矣。


沙形方位辩

    《催官篇》、《玉尺经》及沙法诸书,谓文笔宜居巽辛,为天乙太乙,当出大魁。若在坤申,则为讼笔,主出讼师。天马宜居乾离,为不易之正马,定皆公侯。若在东方,则为木马,主出木匠。印星不宜居坎离,非瞽目则堕胎。游鱼不宜居丑艮,非打网则僧道。

     今查南城张状元祖地,文笔在坤。苏州申状元祖地,文笔在申。则文笔在坤申,而反出大魁者多矣。何必拘于巽辛也。

     又查福建马尚书祖地,天马在甲。福建王总督祖地,天马在乙,则天马在东方而反出八座者矣。何必拘于乾离也。

     又查德兴张氏张水南祖地,穴前石印正当于午丁方,出四神童、翰林。吾乡高吏部祖地,印亦在午丁方,并无瞽目之辈。则石印之方圆端庄,生在堂內,谓之印浮水面,世出魁元。即坎离又何嫌也。

     又查玉融商氏阳基阴地,水口游鱼都在丑艮方,出兄弟三进士。吾乡蔡布政祖地,游鱼亦在艮方,并无僧道之流。则游鱼之逆流向上,填塞水口,名曰禽星守土,代产英豪。即丑艮又何妨也。

     大要沙形以尖圆方正相向有情为吉,以欹斜破碎反背无情为凶,而方位不必拘也。杨公云:“山水不问吉凶方,吉在凶方亦富强。急流斜侧山尖射,虽居吉位亦衰亡。”此以沙水而合言之也。又云:“沙如美女,贵贱从夫。”故术家论沙,先当以龙法推求,次宜察其形状之美恶,性情之向背,不可泥于方位而断为吉凶之应也。


水法方位辩

     诸书论水法者,有谓来水宜生旺方,去水宜死绝方。其生旺死绝之说,或从来龙起,或从坐山起,或从向上起。为三合水者,有谓寅午戌申子辰六向,武曲星管局;癸艮甲辛四向,廉贞星管局;巽丁坤庚壬五向,破军星管局,俱宜右水倒左,吉;巳酉丑亥卯未六向,巨门星管局;乾丙二向,贪狼星管局;乙向,禄存星管局,俱宜左水倒右,吉,反此为凶者。

     有谓贪武水宜来不宜去,文廉禄水宜去不宜来,巨辅弼水来去皆可,破军水来去皆不可者。有谓乾坤艮水可去不可来,巽水可去可来,寅申巳亥四生水宜来不宜去,辰戌丑未四库水宜蓄不宜流者。

     有谓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庚丁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为辰戌丑未四墓水者。有谓子寅辰乾丙乙属金,为阳为公;午申戌坤壬辛属木,为阴为母。卯巳丑庚艮丁属水,为阳为子;酉亥未巽甲癸属火,为阴为孙,为四经水者。

     有谓来水去水,生入克入向吉;向生出来水去水,克出来水去水凶,为玄空水者。有谓生入克出为进神水,生出克入为退神水者。

     有谓艮震巽兑为阴,催官水者;丙丁庚辛为阳,催官水者。有谓亥天建,艮地建,丁人建,卯财建,巽禄建,丙马建,为六建水者;有谓艮贪狼水主官禄,巽巨门水主财帛,兑武曲水主人丁,为三吉水者。

     有谓巽丙丁为三阳水者,有谓艮丙丁兑为长寿水者,有谓丙丁为赦文水者,有谓卯宝仓水,巽文笔水,丙金堂水,丁玉门水,辛学堂水,为五吉水者。有谓艮丙巽辛兑丁为六秀水者,有谓庚酉辛为金阶水者,有谓乾坤艮巽流去为御街水者,有谓卯龙见艮水之类为纳甲归元水者。

     有谓乾坤艮巽为大神水,甲艮丙壬为中神水,乙辛丁癸为小神水,小神宜流入中神,中神宜流入大神,而大神不可流入中神小神者。有谓大神小神俱要合禄马贵人,而先用支神,次用干维,或三折内不可用支神,而三折外弗拘;或专用干维,而全不用支神者。

     有谓子午卯酉为桃花水者,有谓寅申巳亥为劫杀水者,有谓辰戌丑未为黄泉水者,有谓庚丁向见坤水,乙丙向见巽水,甲癸向见艮水,辛壬向见乾水,为黄泉水者。有谓乾龙忌午水,坎龙忌辰水,艮龙忌寅水,震龙忌申水,巽龙忌酉水,离龙忌亥水,坤龙忌卯水,兑龙忌巳水,为八曜水者。

     其法多端,难以尽述。然究其诸说之谬,一始于卦例之徒,再杂于星学之辈,如长生桃花之说是也。故议论纷纷,互相矛盾,虽欲用之,将何为确据而适从之。无怪乎刘公渊云“一切置之勿论可矣”。

     盖地理四用,龙穴为主,沙水为辅。龙真穴正,沙水自然合法。设或有小节之疵,则有剪裁之法在,岂可就星卦方位而论其吉凶耶?杨公曰“水似精兵,进退由将”,诚哉是言也!

     至于水法之妙,郭景纯《葬书》言之详矣。书云“朱雀源于生气”者,谓水居穴前,故名朱雀。气者,水之母。水者,气之子。溯其水流之源,实生气之所溢也。故曰“源于生气”。“派于未盛”者,谓水源初分,流既未长,势犹未盛也。“朝于大旺”,名堂其气太旺也。“泽于将衰”者,谓水将流出,必先汇为泽,其势藏蓄而将衰也。“流于囚谢”者,谓水流出处,两边沙头交插关锁,犹如囚物而不令去也。“以返不绝”者,谓气溢而为水,水又囚而不去,反渍以养气,气水循生无有断绝也。至法每一折潴而后泄者,谓欲其曲折停蓄,不欲其直流速去也。“洋洋悠悠,顾我欲留”者,谓水于穴留恋有情也。“其来无源,其去无流”者,谓来远莫知其源,去曲不见其流也。此书通篇只论水之形势性情,何尝有方位之说也!

     再观卜氏赋中论水,亦只论其形势性情,并无一字言及方位也。今术家就星卦方位而论水者,则比比矣。舍星卦方位而以情势论水者,则百无一二焉。究其弊端,大约有二:一为父师相传已久,非有上智,焉能破俗?失在不明;一为以情势论水,吉凶易辨,莫可饰伪,利葬家不利书者,故执其说而不变,弊在挟诈。以故往往为人寻地,遂使吉者不葬,葬者不吉。惑世诬民,莫此为甚,诚可慨也!

     余尝覆旧坟水法,情势合而不合方位,发者甚多;方位合而不合情势,发者绝少。以故愈信水法之妙,不外于形势性情而已矣。今以水之情势宜忌,具详于左。凡水来要之玄,去要屈曲,横要弯抱,逆要遮阔,流要平缓,潴要澄清,抱不欲畏,朝不欲冲,远不欲小,近不欲割,大不欲荡,对不欲斜,高不欲扑,低不欲领,静不欲动,众不欲分,有味可尝,有声可听,合此者吉,反此者凶。明乎此,则水之利害昭昭矣。奚必拘于方位哉!


落脉辩

     真龙落脉,必顿成星体,开面展肩,挺胸突背,有大势降下。如妇人生产,努力向前推送。但对面正看,不见其形。左右睨视,方见其势。此阴体阳落之大地也。至于行龙身上落脉,或起顶分落,或肩旁落,或硬腰落,或尾后落,或侧面落,或纽丝落,或偏闪落,虽无大势降下,亦要龙身磨转,成其背而稍有停留落下之势,其脉方真。否则恐为枝脚沙体,非真落也。

     故术家审龙,先要看其落脉,辨其真伪,不可只看到头一节,便误为真也。所谓“山之结地不结地,且看落脉便知”。故落脉一节,为龙穴之根本,不可不留心细察也。


龙身孤单辩

     龙身行度,两旁无外山护送,则谓之孤单。然起顶有枝脚护从,转身有尾撑托送,则本身自卫有力,到头亦有结作。但力量稍轻耳。若龙身行度,两旁有外山护送,而本身反无枝节尾撑,则谓之真孤单,到头定无结作。

     故术家审龙,先要看其本身孤与不孤,不可因其有外护,而遂认其为真,无外护而遂认其为假也。至于芦鞭、串珠贵格,又不可以此概论。大要龙身真假之辨,先在落脉处讨其消息,此又不可不知也。


生气辨

     生气之说,赋中葬乘生气,本注虽已详载,而尚有未及言者。生气固当以认脉为先,其次当辨穴星。如金之生气聚于窝泡,木之生气聚于芽节。水之生气聚于湧苗,土之生气聚于口角,火之生气聚于水窟,谓之水火既济也。

其次,又当相穴形。如孩儿动在囟门,侧掌动在合谷,仰掌动在转皮,腕臂动在鼠肉之类。动乃生气之机也。故当以动为生。

     其次,又当察穴晕。晕如上尖下园,则其在下;上园下尖,则其在上。园乃生气之表也,故当以园为生。

     其次,又当分阴阳。造化一不能生,生则必两。如龙之雄者,结穴必略生窝;龙之雌者,结穴必略生堆突,是龙穴相交,有阴阳也。穴之中心有上阴下阳,上阳下阴,有边阴边阳,有阳多阴少,阴多阳少,有阴交阴半,阳交阳半,是穴中相交有阴阳也。交乃生气之情也,固当以交为生。

     其次,又当看四应。内四应者,生气之证也。上面微起圆球为后应,下面合水尖檐为前应,两边虾须蟹眼水、蝉翼牛角沙为左右应也。外四应者,生气之辅也。后头盖乐山为后应,前面朝案山为前应,两边夹耳山为左右应。若前应有情,则气在前;后应有情,则气在后;左应有情,则气在左;右应有情,则气在右;四应具有情,则气在中。此以四应验生气之法也。

     其次,又当详龙虎。龙虎者,生气之用也。左右沙高,则气在高处;左右沙低,则气在低处;左直右抱,则气偏在右;右直左弯,则气偏在左,此以龙虎验生气之法也。

     其次,又当观朝山。朝山者,生气之配也。朝山若高,则气在高处;朝山若低,则气在低处。此以朝山验生气之法也。

     其次,又当审名堂。堂水者,生气之食也。堂水聚中,则气在中堂;水聚左,则气在左堂;水聚右,则气在右堂,此以名堂验生气之法也。

     今术家不知验生气之法,只凭罗经格之,是亥是艮,便谓阴气为真;是乾是寅,便谓阳气为伪;若亥兼乾三分,艮兼寅三分,便谓放倒乾寅之伪气,扶起亥艮之真气,偏左偏右以乘之,以故往往为葬,反失生气,而受死气,贻祸于人,莫可救也!

     故乘气之法,先当随龙认脉,因脉察气,次当以上诸法详之,庶不失生气之所在,得以乘之而无差也。


浅深辨

     浅深之说多端,有以来脉定浅深者,如来脉入首强,作穴凹,出口尖,此乃脉浮而属阳,法当浅葬。来脉入首弱,作穴凸,出口园,此乃脉沉而属阴,法当深葬。然概而言之,阳脉当浅,阴脉当深。若详而言之,阴脉中有浅深,阳脉中亦有浅深,又当变而通之也。

     有以到头峡脉定浅深者,如峡脉高则宜浅,峡脉低则宜深。然此法或可施之于平冈平支,至于高垅之穴,则又非此论也。

     有以从佐定浅深者,如四山高,则气浮而宜浅;四山低,则气沉而宜深。然亦当看其宽紧如何,如四山高而宽缓,则气或有浮而反沉;四山低而紧夹,则气或有沉而反浮,不可以此为拘也。

     有以名堂定浅深者,如名堂水低,则宜深葬;名堂水平,则宜浅葬。然此法只可用之于平支。至于冈垅之穴,又岂可以此为法哉!

     有以阴腮二合水定深浅者,然高山与平地不同,亦不可以此概论也。

     有谓藏于涸燥者,宜浅;藏于坦夷者,宜深。然坦夷指窝言,涸燥指突言,如突在平地则宜浅,若在高山又宜深也。窝在高山则宜深,若在平地又宜浅也。亦不宜执一而不通也。

     至以地母卦尺数与紫白寸数定穴之深浅者,皆为谬说,断断不可用也。

     大约浅深之法,在冈垅则察其来脉之浮沉,以四山从佐证之;在平支则相其界水之浅深,以水土厚薄度之,再辨其窝钳乳突之四穴,以支垅地势较之。总而言之,莫妙于临时斟酌,辨其土色以准之。盖坚细而不松,油润而不燥,鲜明而不暗,此生气之上也。验其质,观其色,察其气,以求其中,则浅深之法,不外是矣。

     若详而推之,开井除浮土外,遇此生气之土,土薄则开下一尺三四寸;土厚则一尺七八寸,只要包过棺内骸骨,不必论其棺之高低也。大要多留气土,以垫棺底,使其运蒸悠久。断断不可掘深,发尽气土,更不可掘过金银底土,打破穴底,以致受冷犯湿,不可复救也。杨公云:浅深之法,亦难定矣,然失之于深,宁失之于浅。浅如架甑,气犹可运蒸而上;深犹泼尽锅水,焉有气蒸?盖脉从后来,气从下升,土为气体,土尽则气尽,故不能上蒸也。至于平洋之穴,惟堆土成坟,不必验其土色,只有水局之大小,以堆塚高低配之,而浅深非所论也。


水不上堂休点穴辨

     此言水不上堂,谓其真水不上小名堂也。盖结穴之处,必有两路隐隐真水交聚于小名堂内,而外有两股微微真沙交收小名堂真水,方是气止水交,而为真穴也。否则,水浅气散,焉有结作?故云“休点”,非谓外来界水必欲上堂,方可点穴也。且外水不但不能入小名堂,并不可径入内堂。凡水将到内之处,须要一股上沙遮阔,使其屈曲环绕而来,不见有穿割冲激之势,斯内堂气聚,元辰水静,而为真名堂也。卜氏云:“逆水来朝,不许内堂之泄气。”正此之谓也。

     若错认外水不上堂,便休点穴,不惟有失点穴之旨,并昧堂局之势。曷以言之?盖穴前小名堂,外水固不能入,即以内堂言之,平地之内堂,堂与外水相平,犹可使之上堂。至高山之内堂,堂与外水悬绝,必不能使之上堂,此一定之势也。若执定外水不上堂,方可点穴,则只有平地之穴可点,而高山无穴可点矣。若不必外水上堂,亦可点穴,则先贤又何为立此一言,以教后人者耶?由此详之,则堂指小堂,水指真水,也明矣。

    盖穴前小名堂合襟水,无论高山平地皆有之,故卜氏云:“登穴看名堂。”正谓此也。然此理亦微矣。杨公云:“有人识得名堂法,五百季中一间生。”诚叹其难也。







您还可以浏览

栏目导航

热门推荐

预测须知

    黄麟小博士善用梅花易术及六爻预测术为求测者进行预测,有时候不用起卦,只看外应就能即问即答,铁口直断,而且精准无比。但由于预测师也是人而不是神,时有出错,在所难免,所以,预测结果仅供参考。如需预测,务请了解以下几点,以期心诚则灵之效。
1、不诚不占 没有强烈的意念和诚恳的态度,占卦是不灵验的。
2、可以自己摇卦,也可在电话中让卦师摇卦。如自己摇卦,须遵循卦师的指导。
3、不要随便改变自己的意念。比如,在路上想着让卦师预测某事,而到了卦师处,又改变主意,让卦师测另一件事。而最先摇出的卦往往是对应最先想到的事情。
      在某些情况下,往往不用摇卦,卦师根据外应(即周边情形之变化)也可以预测。预测案例中就有不少外应预测之实例。   

温馨提示

   本站所列风水案例中,即便浏览者认为自己的房间或办公室等格局及布置与某些案例相近似,甚至是一模一样,但也千万不要盲目模仿!
因行业惯例及学术机密等原因,案例中未能明示某些重要条件,比如方向等。所以案例中的调整方法只是针对特定的个案有效,并不具有普遍适用性,请阅者谅解。   

在线报名

姓名
Q Q
手机
地址
留言
 

本站关键词:阳宅 阴宅 坟墓 择日 择婚 关煞

地址:黄麟小博士 (黄麟中心卫生院食堂对面)

赣南杨公风水研究 黄麟小博士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官方网址: www.ydygfs.com

站点地图

手机扫描二维码
与大师直接交流